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残鉴定 >> 文章正文
伤残鉴定报告摆乌龙,左腿误为右腿一字之差让宁师傅无法申请工伤赔偿(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重庆晨报(重庆  阅读:

“左”和“右”,是日常生活中使用频率极高的两个字,偶尔我们还会打趣别人:“你这个人怎么分不清左右。”但对于左腿受伤的宁师傅来说,这不是玩笑,而是烦恼,因为左右一字之差,影响了他的工伤赔偿,也影响了他和妻女一家三口的生活。

 

昨天上午,重庆市社会保险局门口,41岁的宁红军提着一个装着伤残鉴定报告的塑料口袋,在妻子周女士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着。宁红军受伤的左腿,在报告上却写成了右腿,导致他目前无法申请赔偿金。为了改掉这一个错字,最近一周来,他三次从南坪的家里辗转到江北。

意外工伤

电缆线击伤左腿骨折

昨天,风有点大,考虑到宁红军腿脚不方便,重庆晨报记者找了一个位置让他坐了下来。刚坐稳,他就挽起了左裤脚,小腿上一块皮肤干瘪发黑,还有一段几厘米长的骨头已经凹陷,“一次工伤后,就变成这样了。”

宁红军家住南岸区双峰山,在重庆市建新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从事爆破工作,和妻子周女士两人育有一女,一家三口的生活虽不算富裕,但幸福美满。2009年9月25日那天下午,周女士接到电话,宁红军在沙坪坝区凤中凤小迁建工程项目施工现场工作时,被电缆线击伤左腿,被送到西南医院治疗。医生诊断表明,其左胫腓骨下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

三年等待

赔偿金准备留给女儿上学

医生一再提醒,宁红军必须卧床休息。直到2010年4月,他才能借助拐杖站立。可是,宁红军的伤势并不像想象中恢复得那样顺利。2009年10月,他因伤口感染,再次入院做了内固定手术。2010年取钢板后,由于伤口没长好,又做了植骨手术。

在这期间,宁红军体重从180多斤,瘦成了140多斤。一家三口依靠单位支付的2000元生活费,以及妻子当服务员的1000多元工资度日。生活算是勉强维持,但一想到13岁的女儿,读书还需要大笔费用时,宁红军就犯愁。

“我们两口子,唯一盼望就是等伤残鉴定出来了,拿到那笔赔偿金。”钱还没下来,两口子就已经把钱的用途想好了,夫妻俩打工维持生计,这笔赔偿金就存下来,留给女儿读书用。

报告出错

误写成了右腿受伤

今年7月13日,鉴定结果出来了,为“伤残九级,伤后无功能障碍”。同时,单位开始停止提供一月2000元的生活费用。按照常理来说,宁红军可以直接拿着伤残鉴定报告和《工伤认定决定书》到仲裁机构去申请赔偿金。

“但我对评残的等级不太满意,所以又重新评了一次。”今年7月24日,宁红军向重庆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第二次伤残鉴定。12月4日,伤残鉴定报告书终于下来了,伤残结果仍为九级。

这四个多月来,一家三口只有1000多元的生活费,这次拿到结果后,夫妻俩当天就到沙坪坝区仲裁委员会申请赔偿金。但仲裁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却否决了申请要求,原因是《工伤认定决定书》和伤残鉴定报告上的伤情诊断前后矛盾。伤残鉴定报告出错了,竟然把“左”写成了“右”。

查阅档案

估计是打印报告时出错

这一个星期来,周女士已经前后请了三次假,陪同宁红军到重庆市社会保险局,询问何时能拿到新的鉴定报告一事,“他们承认出错了,也答应会尽快重新办理,但具体时间却说不准。”

周女士说,丈夫原单位已经催了他们好多次,希望在今年内就把赔偿等事宜解决完,但这么一拖再拖,估计今年是办不下来了。宁红军夫妻俩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何时能拿到新的伤残鉴定报告。

重庆市社会保险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查看原始档案后发现,档案资料上的伤情诊断都是正确的,估计是工作人员在最后一步打印伤残鉴定报告时出了错。不过,对方承诺,在本周内,会把新的伤残鉴定报告弄出来,交到宁红军的手中。

宁红军称,他也理解人都会有失误,只要晓得拿新的鉴定报告的具体时间,他就放心了。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汽车保险种类繁多 交强..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