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事故快报 >> 文章正文
车险里的不公平条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本报记者马超本报通讯员夏倩

  随着汽车承保数量的快速增长,消费者对车险产品服务质量要求也越来越高,但当前一些保险公司设置保险条款不合理,惜赔拖赔现象突出,导致车险理赔纠纷大量上升。据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的一项调研数据显示,2011年1月至2013年12月,该院共审结涉及车险的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共计778件,案件审理数呈逐年增多态势,年均增长37.4%。

  其中,保险条款内容不合理、免责条款未履行说明义务、非医保费用不赔等情况成了消费者在理赔时与保险公司起争议的最重要部分。

  车损10万保险却只赔一半

  “买保险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我都买了不计免赔险,怎么还要按事故责任比例赔偿呢?”2013年9月,无锡市民李先生和保险公司打起了官司。说起这次纠纷,李先生气不打一处来,“投保的时候什么都可以,理赔的时候跑断了腿都办不好。”

  2012年2月,李先生驾车回家。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李先生在一个红绿灯口左拐,谁知非机动车道突然窜出一辆电动车。李先生因刹车不及,与电动车发生了碰撞,致使对方杨某受伤,李先生的车门也被撞凹陷。交警部门认定李先生和杨某负事故同等责任。

  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对保险车辆定损,定损金额为10万元。李先生对保险车辆进行了维修。按照正常流程,李先生向保险公司索要赔偿款,但保险公司给出的回复是依据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约定:“保险车辆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保险人根据驾驶人在交通事故中所负事故责任比例相应承担赔偿责任”。李先生的上述情况,事故责任比例不超过50%,为此,保险公司只愿意赔付5万元。

  协商未果,李先生一纸诉状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法院审理后,认定上述保险条款无效,判令保险公司赔偿李先生车损险保险金10万元。

  ■以案释法

  按责赔付有违公平当属无效

  法院审理认为,上述保险合同第十一条的约定,不符合保险法原理和缔约目的,亦有违公平原则,应认定无效。对保险公司依据该条款,要求按事故责任比例进行赔偿的抗辩,法院不予采纳。据此,法院作出了如上判决。

  承办法官郑晓宇庭后指出,保险人利用其制定格式合同的优势,片面减轻自己的责任,甚至排除投保人的正当权益,如车损险中的“按责赔付”、“主车与挂车连为一体发生事故,两车的保险赔偿限额以主车的保险限额为限”、“事故发生后,未履行及时通知义务,保险公司不担责”等,但这些条款均违反了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有违公平原则,当属条款无效。

  雨中被泡发动机损失拒赔

  一到雨季,车辆被淹的情况时有发生,不少消费者以为购买了车辆全险,发动机坏了自然可以索赔。其实不然,水淹发动机受损主要有两种情况:汽车在停车状态下浸水和在路上行驶过程中涉水。前者只要在车辆浸水后车主没有强行点火并及时联系保险公司,相关维修都能得到理赔,但后者的车主必须额外投保涉水险,保险公司才会赔。

  这不,家住无锡滨湖区的胡女士就为此犯起了愁。2012年5月,胡女士为其车辆投保了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27万元,保险期限自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同年8月,胡女士驾驶车辆外出办事,当天正是“海葵”台风来袭,胡女士一不小心开进了一处坑洼地,车辆被淹熄火,造成保险车辆损坏。

  事后,保险公司同意赔偿胡女士的损失,但唯独修理发动机的费用保险公司迟迟不肯支付。“保险合同明明写着‘因暴雨等原因造成的被保险机动车的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规定负责赔偿’,怎么又不能赔了呢?”无奈之下,胡女士选择向法院维权。

  诉讼中,双方确认保险车辆发动机损失为两万元。保险公司提出,胡女士是在涉水行驶中车辆突然熄火后再次打火强行启动,造成的发动机损坏属于驾驶员操作失误,理应由车主自行承担损失。况且保险公司已就合同中的免责条款向胡女士进行了明确的说明,为此,保险公司向法院提供了当时其与胡女士签订的一份投保单。投保单上第七条第十款载明: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但胡女士提出,该份保单上的签名并非其本人所签。经鉴定,该签名确实非胡女士本人所签。

  法院审理后,判令保险公司赔偿胡女士车损险保险金两万元。

  ■以案释法

  免责条款未经明确说明不生效

  法院认为,涉案保险条款第七条第十款的约定属免责条款,投保单上的签名非胡女士所签,故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已就免责条款向胡女士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因此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保险行业内普遍存在对免责条款不规范说明的现象,这使得保险公司频频涉诉。”该案承办法官张明明说,在其审理的案件中,不少车主都提出看似字义清晰的免责条款,一旦发生事故,其和保险公司的理解却大相径庭。

  为此,张明明建议,保险公司应充分认识到自身与消费者之间在缔约能力和专业水平上的差异,在消费者购买保险时应尽到明确说明的义务。除此之外,保险人员还应对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进行解释,使投保人对该条款做到详尽的了解,避免日后产生纠纷。

  非医保费用遭拒惹争议

  2012年3月1日,季某开车与张某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张某被撞倒地,头部受伤。随即,张某被送往医院救治,花去医疗费18万元。经交管部门认定,季某负事故主要责任,张某负事故次要责任。

  在季某和保险公司向张某赔付后,季某根据车辆投保的三责险,要求保险公司赔付12万元。但保险公司提出,张某的医疗单上有20%是非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用药,如抗感染的注射用头孢尼西钠,“这完全是有替药物的”,依据保险合同的约定,要扣除这部分费用。

  面对保险公司的回复,季某既生气又无奈,“用什么药都是由医生决定的,我不可能具备这样的专业知识啊。”季某称,自己买车没多久,也是头一回碰上这样的事。“买保险就是在遇到紧急情况下的一份保障,这合同约定显然不合理。”为此,季某一纸诉状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

  经法院审理查明,季某为其车辆向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三责险(责任限额20万元)及不计免赔率等险种。保险合同中以普通字体载明: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按照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

  法院审理后,认定上述条款无效,对于非医保费用,保险公司也应予赔偿。

  ■以案释法

  “非医保不赔”不是免赔牌

  法院认为,上述条款系格式条款,保险公司未采用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加深加粗字体,故认定保险公司未就上述条款履行明确提示义务,该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

  该案承办法官刘刚表示,涉及非医保费用赔偿的保险案件,特别是涉及颅脑损伤的第三者的医疗费,保险公司核减的医疗费往往超出一半以上,高达数万元,导致诉讼双方产生很大争议。

  “关于非医保费用是否该赔偿,一直存在争议。”刘刚说,实践中有一种观点认为医疗费用不在医保范围之内,要保险公司来买单,实际确实增加了保险风险,但却忽略了“保险人按照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的条款违背了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因此,法院需要依据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及公平合理原则,认定非医保费用可用医保费用替代的部分及无法替代的部分,保险公司仍应承担赔偿责任。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汽车保险种类繁多 交强..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