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常用文书 >> 文章正文
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与毛辉、南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安徽省来安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皖1122民初2312号

  原告: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洪文振,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大明,安徽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魏玮,安徽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毛辉。
  被告:南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刘军,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
  负责人:刘明东,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菊梅,安徽和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
  负责人:唐继国,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陈超,江苏天煦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滁宁高速公司)与被告毛辉、南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港物流公司)、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滁宁高速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大明、被告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丁菊梅、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委托代理人陈超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毛辉、路港物流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滁宁高速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四被告向原告支付路产损失共计117048.6元;2、判决四被告及时清理事故路段边沟沥青,恢复道路边沟原状;3、判决四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庭审中增加诉请要求四被告承担鉴定费20000元。事实与理由:2016年9月21日下午4时左右,蔡军驾苏A×××××5号牵引车苏A×××××0号挂车,行驶至G36高速公路滁州段上行线40K至41K路段时闯入施工区域,造成该段施工单位的施工人员受伤、车辆受损,由于车上装载的沥青遗撒高速路面造成原告管辖路段无法正常通行、路面损害等其他路产损失苏A×××××5牵引车苏A×××××挂车为路港物流公司所有,事故发生后,路政及交警部门赶往现场。由于遗撒沥青的路面无法通行,导致交通拥堵,原告立即联系路港物流公司清除沥青恢复高速正常通行,并向路港物流公司送达沥青限期清除告知书,路港物流公司明确表示不予清理,由原告自行清理,费用由其承担。2016年9月24日原告向路港物流公司送达路产损失索赔函,以及路产损失赔偿清单,路港物流公司认可清单中损失内容但未予赔付。后经交警部门认定,该起交通事故是由于路港物流公司车辆驾驶员为避让毛津N×××××9号小型轿车而操作不当闯入施工区域,毛辉负事故主要责任,路港物流公司车辆驾驶员蔡军负次要责任。毛辉车辆由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承保,路港物流公司车辆由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承保。事后,二保险公司均不出面协商赔偿问题。后起诉到法院,经法院委托鉴定损失最终确定为117048.6元,现双方因赔偿问题未能达成协议,原告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故诉至本院。
  毛辉、路港物流公司未到庭应诉亦未提供书面答辩意见。
  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辩称:1津N×××××9车辆在其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三者险不计免赔,本起交通事故造成多人受伤,交强险范围内的财产损失2000元已经赔付;2、南京路港物流公司作为沥青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应承担事故的赔偿责任,其公司不应赔偿;3,根据第三者责任条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规定,因污染造成的损失和费用,保险公司不予赔偿;4、毛辉驾驶的车牌津N×××××9号在本次事故中承担的是主要责任,即使赔偿不应超过70%,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和鉴定费;5、原告主张的第二项诉请已经鉴定包含在第一项诉请内,属于重复主张,应予以驳回。
  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1、对事故的发生及责任划分均有异议;2苏A×××××5苏A×××××挂)在事故发生时属于紧急避险,应当由险情的引起者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苏A×××××5在我司投有交强险,车损险207000,商业三责险100万,且投保不计免赔,挂车在我司投有车损险102600元,三责险10万元,3、根据其司的商业条款第一章第五条第4款,第5款约定,车载货物掉落泄露腐蚀造成的任何损失和费用以及因污染造成的损失和费用其司均不予赔偿;4、其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鉴定费;5、原告主张的第二项诉请已经鉴定包含在第一项诉请内,属于重复主张,应予以驳回。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9月21日16时30分许,毛辉驾津N×××××9号小型轿车沿宁洛高速由南京往蚌埠方向行驶至40公里+780米处时,不慎与蔡军驾驶苏A×××××5苏A×××××挂)号重型罐式半挂货车刮擦后侧翻。蔡军驾车避津N×××××9号小型轿车时,操作不当,导苏A×××××5苏A×××××挂)号货车侧翻后滑行前移,撞上停在该路段施工区域内施工皖A×××××6号中型厢式货车及一名施工人员王瑾苏A×××××5苏A×××××挂)号重型罐式半挂货车随车货物(沥青)喷撒到施工工人徐杰和李祥伍身上,造成三车皖A×××××6号中型厢式货车随车设备、高速公路路面损坏苏A×××××5苏A×××××挂)号货车随车货物(沥青)撒落路面流失、施工人员王瑾、徐杰、李祥伍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经滁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三大队认定,毛辉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蔡军负次要责任。
  另查明:路港物流公司苏A×××××5苏A×××××挂)号重型罐式半挂货车的所有人,蔡军系该公司雇佣的驾驶员,该车在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险(以下简称交强险)、100万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险(以下简称三者险)及207000元的车损险等,且投保不计免赔。毛辉津N×××××9号小型轿车的所有人,其为该车在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三者险不计免赔,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发生后,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2000元已全部赔付,三者险尚余172152.68元。
  滁宁高速公司向本院申请对本起交通事故造成高速公路路面损失工程造价进行鉴定,本院委托安徽恒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滁州分公司对该损失进行鉴定,2017年8月25日,该公司作出编号为HTCZZJ[2017]05号工程造价鉴定报告书,结论为:需鉴定范围内该工程项目造价已确定的鉴定金额为117048.6元(其中沥青路面恢复为94394.48元,清理边沟沥青尚未施工,经鉴定工程造价为22654.12元)。滁宁高速公司共花去鉴定费20000元。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滁宁高速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保单,安徽恒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滁州分公司工程造价鉴定报告书,鉴定费发票,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提供的保险条款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及其在庭审中的举证、质证、辩论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的损失由谁承担?如何承担?
  对于争议焦点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民事权益包括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的“财产损失",是指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财产权益所造成的损失。本案因毛辉驾车刮擦蔡军车辆,致蔡军驾驶的苏A×××××(苏A×××××)号重型罐式半挂货车侧翻,货车随车货物(沥青)撒落路面流失,高速公路路面损坏,因毛辉负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蔡军负次要责任,故滁宁高速公司的路面损失应由毛辉及蔡军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因蔡军系路港物流公司雇佣的驾驶员,故蔡军的责任由路港物流公司承担,又因毛辉驾驶的车辆在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50万元不计免赔三者险,蔡军所驾车辆在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100万元不计免赔三者险,事故均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滁宁高速公司路面损失应由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各自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不足部分,由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依据三者险的保险合同在责任限额内按责赔偿,如还不足,由侵权人毛辉、责任人路港物流公司按责赔偿。
  对于争议焦点二,滁宁高速公司的路面损失有安徽恒泰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滁州分公司出具的工程造价鉴定报告书证实,损失为117048.6元,本院予以确认;鉴定费20000元,由咨询公司出具的票据为证,本院予以支持,合计损失137048.6元,该损失由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各自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因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交强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2000元已全部赔付,故滁宁高速公司的路面损失的损失应先由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赔偿2000元,剩余135048.6元,由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在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70%即94534.02元,由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在三者险赔偿限额内承担30%即40514.58元。原告诉请被告及时清理事故路段边沟沥青,恢复道路边沟原状,因清障及恢复原状所需费用已计算在诉请损失之中,故对滁宁高速公司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庭审中,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辩称沥青污染公路及鉴定费的承担系保险合同的免责范围,本院认为,肇事车辆所载沥青洒落路面,不属保险合同约定的污染,且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其已向投保人毛辉、路港物流公司作出了明确的说明或提示义务,故对阳光财保天津分公司、平安财保江苏分公司的辩称,本院不予采纳。毛辉、路港物流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了自己的相关诉讼权利,由此造成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由其自负。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三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百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六条、第十九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二款、第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94534.02元;
  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因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42514.58元;
  三、驳回原告安徽滁宁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041元,减半收取1520.5元,由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市分公司负担1048.5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负担47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查凤云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杜海婷
书 记 员 张卢姗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三民事主体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犯。
第一百二十条民事权益受到侵害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一百七十六条民事主体依照法律规定和当事人约定,履行民事义务,承担民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
第六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第四十八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四条保险合同成立后,投保人按照约定交付保险费,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
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
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第六十五条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或者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未向该第三者赔偿的,保险人不得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
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
第六十六条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因给第三者造成损害的保险事故而被提起仲裁或者诉讼的,被保险人支付的仲裁或者诉讼费用以及其他必要的、合理的费用,除合同另有约定外,由保险人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第一款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依法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四条第二款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六条规定的“财产损失",是指因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权人的财产权益所造成的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中山大学禁止外来车辆入..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北京市各车管所联系电话..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2016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