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文章正文
刘某某与袁飞、李红珍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鄂0116民初5646号

  原告:刘某某。
  被告:袁飞。
  委托诉讼代理人:丁倩【李红珍的侄女】。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所在地:武汉市武昌区中北路236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xxx99791965D。
  诉讼代表人:蒋俊坡,该营业部负责人。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石令,湖北正康律师事务所律师【代理权限:一般授权】。
  原告刘某某诉被告袁飞、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0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谢琳独任审判,于2018年11月2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蔡正波,被告袁飞、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以下简称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朱石令到庭参加了诉讼。
  原告刘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袁飞赔偿原告交通事故损失36732元【包括:医疗费13703元、后期医疗费1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16日×15元/日)、营养费900元(60日×15元/日)、护理费5789元(35214元/年÷365日/年×60日)、交通费2000元、法医鉴定费2100元】,2、判令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原告直接承担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如下:2017年12月30日11时20分,袁飞驾驶鄂A×××××号小型汽车,沿新黄武公路由南向北行驶,途经七会村路口时,遇李红珍驾驶无号牌电动车(属机动车范畴)携带其子刘某某同向在前左转弯,袁飞所驾车与李红珍所驾车发生碰撞,造成李红珍和刘某某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交通管理部门认定此次事故袁飞负同等责任,刘某某不负事故责任。原告受伤后,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协和医院)住院治疗。因原告与牌号为鄂A×××××号的小车车主(驾驶员)袁飞及该车辆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三责险)的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就赔偿原告的损失未能达成协议,特诉至法院,请允前述诉讼请求。
  原告刘某某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在开庭审理时,提交了下列证据(本案中,双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除非特别说明,均系复印件):
  一、原告刘某某的户口本、被告袁飞的身份证、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的工商登记信息;
  二、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交通巡逻民警大队2018年4月11日制发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武公交黄认字(2018)第C004号】1份,其上记载:2017年12月30日11时20分,袁飞驾驶鄂A×××××号小型汽车,沿新黄武公路由南向北行驶,途经七会村路口时,遇李红珍驾驶无号牌电动车(属机动车范畴)携带其子刘某某同向在前左转弯,袁飞所驾车与李红珍所驾车发生碰撞,造成李红珍和刘某某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此次事故袁飞负同等责任,李红珍负同等责任,刘某某不负事故责任;
  三、刘某某在协和医院住院治疗的住院病历首页、出院记录等病历资料及住院费医疗费票据1张,住院费票据具体情况如下:刘某某自2017年12月30日至2018年1月15日住院治疗16日,医疗费共计13703.30元;
  四、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协和医院司法鉴定室于2018年7月27日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鄂中司协鉴2018法鉴字第776号】1份及所附鉴定费发票1张(金额2100元),鉴定结论为:刘某某面部疤痕修复需12000元;伤后护理时间60日,营养时间60日。
  被告袁飞辩称:我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提交的部分证据不充分。
  被告袁飞为支持其辩述理由,在开庭审理时,提交了下列证据:
  1、袁飞的驾驶证1份,其上载明:袁飞于2016年6月8日取得了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为C1,驾驶证的有效期为:2016年6月8日至2022年6月8日;
  2、鄂A×××××号小型汽车的车辆行驶证1份,其上载明:鄂A×××××号小型汽车的车主为袁飞,品牌型号为海马牌HMC7162AE3A,发动机号码:904595,车辆登记注册日期为2009年3月27日;
  3、保险单据4份:
  (1)交强险保险单据记载:鄂A×××××号小型汽车【被保险人李凌,品牌型号为海马牌HMC7162AE3A,发动机号码:904595,】于2017年3月17日在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投保交强险,保险限额为122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伤残死亡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保险期限自2017年3月28日至2018年3月27日;
  (2)三责险保险单据记载:鄂A×××××号小型汽车【被保险人李凌,品牌型号为海马牌HMC7162AE3A,发动机号码:904595,】于2017年3月17日在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投保三责险(不计免赔),保险限额为100000元,保险期限自2017年3月28日至2018年3月27日;
  (3)保险批改单(2份)记载:2017年8月29日,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基于上述车辆的登记车主由李凌变更为袁飞,车辆牌照由鄂A×××××号变更为鄂A×××××,对交强险和三责险的相关信息作了批改。
  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辩称:本次交通事故造成两人受伤,我公司只在保险范围内承担保险责任;事故发生后,我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向协和医院支付了10000元医疗费,用于伤者的医疗救治,在查明此款是为本案原告支付的基础上应予以扣减;原告的诉讼请求过高,请求依法核实,对于医疗费我公司在医保范围内承担,诉讼费、鉴定费等间接损失我公司不予承担;因我公司承保车辆的驾驶员在事故中负同等责任,是此,在三责险范围内我公司只承担50%的赔偿责任。
  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本案开庭审理时,提交了其通过银行转账向协和医院转款10000元的凭证1份。
  开庭审理时,各方当事人对其他方提交的证据进行了质证,发表了质证意见:
  被告袁飞对原告刘某某提交的证据一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原告的户口簿载明原告及其父刘伟均是农村户口,是此相关赔偿项目(护理费)应当按照农村户口的标准计算;对证据二无异议;证据三出院记录的医嘱中没有注明需加强营养,也没有注明需特殊护理;证据四鉴定结论中,载明的被鉴定人的出生年月日与原告的身份证上的信息不一致【该鉴定意见书第1页上载明“被鉴定人刘某某。
  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对原告刘某某提交的证据一、证据二无异议;对证据三中的病历无异议,医疗费票据是复印件,请法院依法核实;证据四中的鉴定费票据亦请法院依法核实;鉴定结论偏高,其余质证意见与被告袁飞的质证意见相同。
  原告刘某某、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对被告袁飞提交的证据均无异议。
  原告刘某某对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提交的证据持有异议,首先,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是否支付了这10000元还有待核实,其次,保险公司在同一交通事故的另一伤者李红珍起诉的案件中也提到其支付了这10000元,请保险公司明确这10000元是为哪个伤者垫付的。
  被告袁飞对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开庭审理中,本院告知当事人,如需申请重新鉴定,需在庭审后7日内提交书面的重新鉴定申请,在本院指定的期间内,无当事人提交重新鉴定申请。
  案涉事故的责任人为袁飞和李红珍,庭审中,原告刘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基于原告与李红珍系母子关系,而自愿放弃要求李红珍承担赔偿责任,本院认为:民事权利自由处分,当事人对自己享有的民事权利可以放弃,只要其意思表示真实,但前提条件是处分权利的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本案中,刘某某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2007年出生),其法定代理人或法定代理人委托的人均无权放弃其应享有的权利【除非这种处分行为是为未成年人的利益】,无权主张放弃追究侵权行为人的责任,即使侵权行为人是未成年人的母亲【即未成年人的父母侵害未成年人的权利亦应受到追究,即使这种侵害是无意或过失造成的,未成年人的父母不得以其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为由,将自己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归于消灭,这是国家法律对未成年人权益的保障,也是对监护人权利的限制,以免其不受法律约束任意处分未成年人的权益】;据此,本院依法追加李红珍为本案被告,于2018年11月19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蔡正波,被告袁飞、被告李红珍的委托代理人丁倩、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的委托代理人朱石令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二次开庭,原告刘某某对其诉讼请求及依据的事实与理由未提交新的意见,亦未提交新的证据。
  被告袁飞未提交新的答辩意见,亦未提交新的证据。
  被告李红珍未向本庭陈述答辩意见,亦未提交相关证据。
  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未提交新的答辩意见,亦未提交新的证据。
  被告李红珍对其他方在第一次开庭时提交的证据的质证意见为:对原告刘某某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对被告袁飞提交的证据无异议;对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提交的证据无异议。
  庭审中,刘某某、李红珍、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一致确认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范围内为刘某某、李红珍的治疗向协和医院缴纳了10000元医疗费用。
  本院根据诉辩双方意见及庭审举证、质证,确认事实如下:
  一、2017年12月30日11时20分,袁飞驾驶鄂A×××××号小型汽车,沿新黄武公路由南向北行驶,途经七会村路口时,遇李红珍驾驶无号牌电动车(属机动车范畴)携带其子刘某某同向在前左转弯,袁飞所驾车与李红珍所驾车发生碰撞,造成李红珍和刘某某受伤及两车受损的交通事故。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交通巡逻民警大队2018年4月11日制发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编号:武公交黄认字(2018)第C004号】,认定此次事故袁飞负同等责任,李红珍负同等责任,刘某某不负事故责任。
  二、事故发生后,刘某某在协和医院住院治疗16日,用去医疗费13703元。2018年7月20日,刘某某委托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协和医院司法鉴定室对其伤情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于2018年7月27日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鄂中司协鉴2018法鉴字第776号】,鉴定结论为:刘某某面部疤痕修复需12000元;伤后护理时间60日,营养时间60日。
  三、鄂A×××××号小型汽车的车主为袁飞,品牌型号为海马牌HMC7162AE3A,发动机号码:904595,车辆登记注册日期为2009年3月27日;袁飞于2016年6月8日取得了机动车驾驶证,准驾车型为C1,驾驶证的有效期为:2016年6月8日至2022年6月8日;
  四、鄂A×××××号小型汽车(原登记车主为李凌,车牌号:鄂A×××××号,后该车辆过户至袁飞名下,保险单据亦在保险公司进行了批改)于2017年3月17日在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投保交强险,保险限额为122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伤残死亡赔偿限额1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保险期限自2017年3月28日至2018年3月27日;该车于同日在同一保险公司投保了三责险(不计免赔),保险限额为100000元,保险期限自2017年3月28日至2018年3月27日;
  五、事故发生后,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为案涉事故两个伤者(刘某某、李红珍)的治疗在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范围内支付了10000元的医疗费用。
  因被告当事人对原告刘某某的人身损失的赔偿未能达成一致,刘某某于2018年10月11日向本院起诉提出如上诉讼请求,由此发生诉争。
  另,2018年10月11日,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另一伤者李红珍将袁飞、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诉至本院,案号:(2018)鄂0116民初5647号,李红珍在该案中要求被告赔偿其交通事故损失951533元【包括:医疗费269717元、后期医疗费28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70元、营养费2250元、护理费14472元、误工费61639元、残疾赔偿金459201元、被扶养人生活费61275元、交通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车辆损失3500元、法医鉴定费5309元】,该案现在审理过程中。
  本案的焦点在于:
  一、鉴定结论关系到原告当事人的损失的确定,本案的鉴定结论如何认定。
  本院认为: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协和医院司法鉴定室具有适格的司法鉴定资质,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所称的鉴定结论偏高,其未举出足以支持其辩述意见的证据,其对鉴定结论的质疑不足以推翻专业机构作出的专业性结论,对此辩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本院依法确认:刘某某面部疤痕修复需12,000元;伤后护理时间60日,营养时间60日;
  被告袁飞所称的“鉴定结论中载明的被鉴定人的出生年月日与原告的身份证上的信息不一致【该鉴定意见书第1页上载明“被鉴定人刘某某。
  原告刘某某在诉讼请求中列举了7项费用【包括:医疗费13703元、后期医疗费1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16日×15元/日)、营养费900元(60日×15元/日)、护理费5789元(35214元/年÷365日/年×60日)、交通费2000元、法医鉴定费2100元】,共计36732元,本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8年度湖北省道路交通事故伤害赔偿标准》及诉辩双方意见,逐一认定如下:
  1、医疗费:本院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疗费用收款凭证,对医疗费13703元,依法予以确认;
  2、后续医疗费:对刘某某的后续治疗费(面部疤痕修复)12000元,依法予以确认;
  3、住院伙食补助费:该费用应根据住院天数确定,并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计算【原告要求按15元/日的标准计算该费用,未超过相关标准,本院予以准许】,该项费用本院确认为240元(15元/日×16日);
  4、营养费:刘某某因伤住院治疗,其加强营养为合理支出,亦有鉴定结论予以佐证,原告要求按15元/日的标准计算该费用,本院予以准许,该项费用本院确认为900元(15元/日×60日);
  5、护理费:护理人员的工资与伤者的户籍性质(农业或非农业)并无关联,被告袁飞所称的“原告及其父刘伟均是农村户口,应当按照农村户口的标准计算护理费"的辩述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本院参照居民服务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35214元/年)计算该费用,根据法医鉴定结论,刘某某的护理时间为60日,该项费用按相关法律规定计算为5789元(35214元/年÷365日/年×60日);
  6、交通费:该费用为事故发生后受害人及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实际发生的合理支出,本院合理确定交通费为500元;
  7、法医鉴定费:此费用(2100元)为事故发生后原告为确定人身损害具体情况的费用,本院将依据事故双方当事人在事故中的责任大小予以确认;
  上述费用,除去鉴定费用,合计33132元,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三、原告的损失中医疗费中的“非医保用药"是否可以向被告主张。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规定: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该司法解释并没有将医疗费的赔偿范围限定在医保用药范围内,而是给予赔偿义务人对医疗费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提出异议的权利,医保范围内的用药和医疗费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不能划等号,非医保范围内的用药亦不能认为缺乏必要性和合理性,治疗疾病需要用什么药取决于医院、医生,而不是伤者及被保险人。医生的责任和义务是救死扶伤,只对患者伤病负责,其伤病的原因、纠纷及背后是否存在保险理赔和医生无关,如果医生在治疗是考虑医疗费用能否得到理赔而选择用药,这是对伤患身体、健康和生命的漠视。
  如赔偿义务人或保险公司主张受害人非医保用药缺乏必要性和合理性,就应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证据能达到证明目的的,可减少赔偿义务人(保险公司)非合理医疗开支部分的赔偿数额。未提交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如保险公司主张非医保用药应由赔偿义务人向受害人支付,不在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之列,本院认为:交通强制责任保险、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条款中“保险人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的标准核定医疗费用的赔偿金额"的约定本身含义不明,并不必然应理解为保险公司所主张的“非医保用药不赔"【如对合同条款理解产生歧义,对该条款应作出对提供格式条款方不利的解释】,即使该条款含义非常明确、具体,理解上无歧义,该约定排除了事故双方对超出医保范围的药品、医疗器械的使用,并剥夺了被保险人享有更多理赔事宜的权利,免除了保险公司自身本应依法承担的赔偿义务,且该约定与法律规定相冲突,应归于无效。
  综上,对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医疗费应按医保用药计算"的辩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四、原告刘某某在此次事故中遭受的伤害,各被告如何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自然人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被告袁飞在驾驶车辆过程中,忽视交通安全,与李红珍驾驶的车辆相撞,造成原告刘某某受伤的交通事故,袁飞、李红珍在事故中负同等责任,袁飞驾驶的鄂A×××××号小型轿车在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处投保了交强险和三责险(保险限额100000元),事实清楚。刘某某在此事故中遭受的各项损失应由袁飞、李红珍及鄂A×××××号小型轿车投保交强险和三责险的武汉国际营业部按法律规定承担。因案涉事故造成两人受伤,可以预见的是,两个伤者的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的项目的费用之和将超过交强险医疗费用的赔偿限额(10000元),伤残死亡赔偿限额内的项目的费用之和将超过交强险伤残死亡的赔偿限额(110000元),其他赔偿费用之和亦将超过三责险的赔偿限额(100000元),本案中,本院根据两个伤者主张的各项费用的大小合理确定刘某某在两个保险中可获得的赔偿。据此,本院依法确认各被告按下列数额承担赔偿责任:
  1、刘某某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的项目的费用之和为26843元【医疗费13703元、后期医疗费1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40元、营养费900元】,本院合理确认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交强险医疗费用的赔偿限额(10000元)内赔偿刘某某损失1000元(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向协和医院支付的10000元医疗费中的1000元);
  2、刘某某伤残死亡赔偿限额内的项目的费用之和为6289元【护理费5789元、交通费500元】,本院合理确认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交强险伤残死亡的赔偿限额(110000元)内赔偿刘某某损失1000元;
  3、刘某某的损失33132元,扣减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的2000元(1000+1000),余款31132元,由李红珍、袁飞各赔偿15566元;
  4、袁飞应赔偿刘某某的15566元损失,因其投保了三责险(赔偿限额100000元),本院合理确认人保财险武汉国际营业部在三责险的赔偿限额(100000元)内赔偿刘某某损失5000元,余款10566元由袁飞赔偿。
  五、鉴定费用的负担:
  受害人对身体是否造成伤残及相关事项的鉴定行为,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明确权利和责任。其鉴定结果也与侵权行为人的侵权行为有因果关系,因此支付的相关费用应由侵权行为人【机动车交通事故侵权责任纠纷中,保险公司不是侵权行为人】根据事故责任大小来承担。袁飞称鉴定结果系刘某某单方申请鉴定,因此该费用应由刘某某承担的辩称意见,于法无据、于理不符,本院不予采纳。因袁飞、李红珍在案涉交通事故中承担同等责任,本院依法确定:刘某某申请鉴定花费的鉴定费用由袁飞、李红珍各负担50%。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刘某某因案涉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为33132元;
  二、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内赔付原告刘某某损失1000元【已支付,系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向医院支付的10000元中的1000元】,在伤残死亡赔偿限额内赔付原告刘某某损失1000元;
  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市分公司国际营业部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范围内偿付原告刘某某各项损失5000元;
  四、被告袁飞赔付原告刘某某各项损失10566元;
  五、被告李红珍赔付原告刘某某各项损失15566元;
  六、驳回原告刘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款项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沿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500元(原告刘某某预交),减半收取250元,由原告刘某某负担30元,被告袁飞负担110元,被告李红珍负担110元;鉴定费用2100元(原告刘某某缴纳),由被告袁飞负担1050元,被告李红珍负担1050元。被告袁飞和被告李红珍负担的费用均为1160元,该款已由原告刘某某垫付,被告袁飞、被告李红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此款付给原告刘某某。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当事人必须履行。涉及款项交付的,义务人可将款项交付至本院案件款账户【账户名:武汉市黄陂区人民法院,账号:32×××32,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武汉市百秀支行,清算行号:829388,跨行行号:10xxx0974】,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该期间从法律文书指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开始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开始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开始计算。

审判员 谢 琳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樊琳琳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北京市各车管所联系电话..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中山大学禁止外来车辆入..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