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章正文
李玲霞、张晨等与安徽省怀远县帅玲汽车运输有限公司、邵宽如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晋0881民初1623号

  原告李玲霞。
  原告:张晨。
  原告:张宁。
  原告:张来运。
  原告:谢条条。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智英,永济市城东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安徽省怀远县帅玲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被告:邵宽如。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亚萍,永济市法律援助中心法律援助志愿者。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鹏飞,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会飞,山西旭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李玲霞、张宁、张晨、张来运、谢条条诉被告安徽省怀远县帅玲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玲公司)、被告邵宽如、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9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玲霞、张晨及五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邵宽如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帅玲公司经传票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玲霞、张宁、张晨、张来运、谢条条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上列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亲人因交通事故身亡所产生的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财产损失、殡仪馆等费用416800元。2、诉讼费用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及理由:2018年5月5日9时许,被告邵宽如驾驶被告帅玲公司的皖CA2x某某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沿小风线由南向北行驶至省道238线70公里+200米(永济市栲栳镇清渠屯路口南侧)处时,遇原告亲人张定民驾驶电动三轮车沿路东侧田间路驶出向右转弯行驶,因被告邵宽如的严重超速和不当会车,导致其车冲到张定民及电动三轮车所在的大路右边,将原告亲人张定民严重撞伤,经抢救无效当日死亡,车辆损坏,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双方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这是极不公平的责任认定,因为原告亲人张定民所驾驶电动三轮车在大路右侧边上,是被告邵宽如超速且会车不当冲向张定民所致,其最低应当承担主要责任,被告邵宽如所驾驶CA2xxx号车所有人为被告帅玲公司,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三者险为1000000元,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张定民在永济县城工作多年,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恳请人民法院支持我们的诉讼请求,以维护我们受害人应有的合法权益。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对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以及事故认定书对责任的划分没有异议。事故车辆在我公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三者险的保额为1000000元,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标准错误,应以农村标准计算其死亡赔偿金。对保存尸体费用2320元、对抢救费93元予以认可,救护车费用原告没有证据证实,但鉴于实际情况我们的态度是由法庭酌情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车辆扣押单予以认可,但是此证明不了车损价值,原告应进一步举证证明事故发生后三轮车的实际损失。关于处理事故的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原告巳经请求了丧葬费,故不予认可。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我们认可原告提出的30000元的数额。根据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合同约定,我公司不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被告安徽省怀远县帅玲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未予答辩。
  被告邵宽如辩称:对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以及事故认定书对责任的划分没有异议。事故车辆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险的保额为1000000元,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我垫付的丧葬费是23000元,同时垫付医疗费93元,垫付共计23093元,由保险公司返还。我另补偿给受害者的其他损失1万元,不要保险公司给我退回。诉讼费由保险公司承担。
  本院受理本案后,依法以邮寄送达方式向被告帅玲公司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开庭传票。但被告帅玲公司未申明缘由,届时却未到庭参与公开的庭审活动,对原告主张的事实也未提出任何异议。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供了依法提交如下证据:
  1、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2、交警大队扣车单据;3、居民死亡医学证明;4、永济市殡仪馆收据一份;5、张定民家庭的户口本;6、永济市北城李波汽修厂《营业执照》、李波的身份证复印件及证明;7、永济市栲栳镇常青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两份;8、程满红的购房合同;9、证人程满红、张保民到庭作证。10、肇事车的保险单。
  被告保险公司围绕答辩意见提供了合肥甄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调查报告及录像。
  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争议的事实和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2018年5月5日9时许,被告邵宽如驾驶皖CA2x某某号重型仓栅式货车沿小风线由南向北行驶至省道238线70公里+200米(永济市栲栳镇清渠屯路口南侧)处时,遇张定民驾驶电动三轮车沿路东侧田间路驶出向右转弯行驶,双方发生交通事故,致张定民受伤,经抢救无效当日死亡,双方车辆损坏。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次道路交通事故的责任进行了认定。被告邵宽如所驾驶的皖CA2x某某号货车,登记所有人为被告帅玲公司,该车在被告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其中商业三者险为100万元,且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事故后,经永济市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调解,邵宽如向原告方垫付的丧葬费23000元,支付抢救费93元。补偿其他损失10000元,原告方花费保存尸体费用2320元。
  以上事实各方均无争议,本院予以确认。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根据庭审质证情况,本院认定如下:
  关于本次事故责任划分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之规定,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依法勘察现场,记录并固定了现场情况,依据酒检报告、尸检报告、车检报告、当事人询问笔录、证人证言,经大队会议研究,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第14xxx0180000xxx号),认为,邵宽如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超速行使属于严重过错行为,是造成此事故的一个原因;张定民驾驶非机动车转弯时未让直行车辆先行属于严重过错行为,是造成此事故的另一个原因。认定:邵宽如和张定民负事故的同等责任。本院认为,此事故责任认定书主体适格、程序合法、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本院予以确认;而原告方提出的本次事故是由于邵宽如超速且会车不当造成,邵宽如应负事故的主要责任。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原告方提出肇事车辆系被告邵宽如的,挂靠在被告帅玲公司;被告邵宽如提出自己是帅玲公司的司机。双方均未提供出相应证据,本院不予确认。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次事故作出的第14xxx0180000xxx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肇事车辆的登记所有人是帅玲公司,对此各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邵宽如向原告方垫付费用33093元,邵宽如和原告方均认可其中含抢救费93元、丧葬费23000元,邵宽如明确提出另10000元是补偿给受害者的,不要保险公司给我退回。对此,被告保险公司有异议,认为根据民法财产损失的损益填平原则,原告方不能重复得到赔偿,现被告邵宽如补偿给原告方的10000元虽然其不要求我公司予以返还,但我们认为邵宽如补偿给原告的该10000元是赔偿原告的相应损失,我公司在判决生效后支付给原告的赔偿款除了应该减去23093元,还应该减去该10000元(减去的23093元我们应该返还给被告邵宽如)。本院认为,邵宽如的观点很明确,其补偿原告方1万元是基于事故造成张定民死亡、而并非基于车辆损坏,补偿死者亲属的;现保险公司以财产损失的损益填平原则适用于人身损害,来阻止肇事司机做好事,毫无道理。故本院对邵宽如的这一做法表示赞许,对保险公司的无理干涉他人做好事、并且明显有占有此1万元财产的请求予以驳回。
  关于死者张定民的死亡赔偿金标准问题。原告方提供了永济市北城李波汽修厂《营业执照》及证明、李波的身份证复印件、永济市栲栳镇常青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两份、程满红的《商品房买卖合同》、证人程满红、张保民到庭作证,欲证明张定民于2016年8月起,至事故前一直在永济市李波汽修厂打工,在程满红购买的永济市农兴花园小区住房内居住,每月收入2300元,要求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被告保险公司对上述证据有异议,并提供了合肥甄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调查报告及录像,欲证明张定民的经常居住地就是其户籍所在地,要求其死亡赔偿金按农村标准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因保险公司提供的调查报告及录像显示:1、调查人在调查中没有给接受调查的对象告知自己的真实身份(声称自己是保险公司的,实际上是合肥甄诚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是接受保险公司委托前来调查的);2、出具的证据有猜测、假想内容(如:鉴于张定民家周边邻居极有可能已被张定民家提前打过招呼);3、分析内容违背日常生活经验(常理如:周边邻里因为亲近所以相互了解;而虽是同村,但因住的较远,来往较少,可能就互不了解);4、此调查报告属于传来证据,但对自己认为是真实的信息其来源不能提供出来(只能表述为:住一个村的一果农)。故本院对此证据中存在上述严重问题的部分内容不予采信。原告方提供的该组证据,虽然该证据有瑕疵,如未注明签字人的具体职务等,并且证人程满红还是张定民的妹夫,但因其提供出了张定民市区居住在自己在市区购买住房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到庭接受质证;该组证据出自不同的单位、不同人员,书证、物证、人证却能相互印证,环环相扣,具有排他性,达到了高度盖然性的民事事实证据证明标准要求。故张定民在本次事故前在该汽修厂打工、经常居住地在市区,对此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救护车费用原告没有证据证实,但鉴于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情认定为400元。
  关于张定民所驾驶的电动三轮车价值问题。原告提供了交警大队扣押该车的单据,保险公司予以认可。但是保险公司又提出"扣押单证明不了车损价值,原告应进一步举证证明事故发生后三轮车的实际损失。"这无非是要求原告提供车损鉴定。鉴于本案实际:原告方明确提出该车购价是2300元,已经使用了3年,再进行车损鉴定得不偿失、也无必要。本院鉴于该车毕竟在此事故前是在正常使用中,原告提供的交警大队扣车单据上明确备注"以散架",故酌定该车辆损坏价值为800元。
  关于张定民父母的抚养义务人的人数问题。证人当庭证实张来运谢条条夫妻二人育有四个子女。故本院对保险公司提出的"被抚养人生活费应该是除以4"的观点予以支持,并按农村标准计算。
  关于处理事故的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和丧葬费的关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可见,"丧葬费"和"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是赔偿义务人同时应当赔偿的不同项目。故保险公司的观点违背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提出的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虽未提供出相应证据,但这些费用是必须支出的,故鉴于本案的实际,本院酌定为3800元。
  根据以上对事实的认定,本院核实原告方的实际损失如下:抢救费93元;救护车费400元;尸体保存费2320元,精神抚慰金3万元;死亡赔偿金582640元(29132元×20年);丧葬费30773.5元(61547÷2);两被抚养人生活费:父亲10530元(8424元×5年÷4),母亲18954元(8424元×9÷4);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3800元;车辆损坏价值800元计算。以上各项总计为680310.5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永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本次事故做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第14xxx0180000xxx号)》,本院予以确认。即张定民和邵宽如负本次事故的同等责任。肇事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商业三者险保额100万元,且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二)、(三)项"(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含港、澳、台地区),被保险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致使受害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交强险合同的约定对每次事故在下列赔偿限额内负责赔偿:(一)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为10000元;(三)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为2000元;......"之规定,对本次事故造成原告方的损失,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中的死亡伤残赔偿项下的11万元限额内赔偿11万元;在医疗费用赔偿1万元限额内赔偿原告抢救费93元;在财产损失赔偿2000元限额内赔偿原告车辆损坏价值800元。原告方此外的损失即569417.5元,结合张定民对本次事故同等责任的实际,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100万元限额内根据保险合同赔偿284708.75元(履行中可扣减被告邵宽如垫付的2.3万元丧葬费和93元抢救费,实付261615.75元;保险公司退还被告邵宽如垫付的2.3万元丧葬费和93元抢救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诉讼费用由败诉方负担,......"保险公司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未履行自己的任何义务,直接导致本案讼争,故保险公司提出的不负担诉讼费之主张,违背上述规定,本院按本案的具体情况决定由保险公司和原告方分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可以缺席判决。"之规定,本案依法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在交强险中的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内赔偿原告李玲霞、张宁、张晨、张来运、谢条条因张定民死亡赔偿金等损失11万元;抢救费93元;车辆损坏价值800元;
  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赔偿限额内赔偿赔偿原告李玲霞、张宁、张晨、张来运、谢条条261615.75元;
  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退还被告邵宽如垫付的2.3万元丧葬费和93元抢救费;
  限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履行。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诉讼费用7552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怀远支公司负担6500元,原告原告李玲霞、张宁、张晨、张来运、谢条条负担105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上诉状副本,上诉于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侯满星
人民陪审员  李玉民
人民陪审员  周三学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王亚茹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北京市各车管所联系电话..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中山大学禁止外来车辆入..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