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文章正文
王芬、王西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96民终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芬,女,1989年1月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西娥,女,1960年4月14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超,男,1980年6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赵寒,男,1992年11月23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赵亚,男,1991年3月17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代艳芬,女,1979年2月27日出生,汉族,住湖北省天门市。
上述五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沈旭伟,天门市西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王芬因与被上诉人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法院(2017)鄂9006民初19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1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芬上诉请求: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王芬按次要责任(20%)承担赔偿责任。事实和理由:(一)受害人代某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存在诸多违法违规行为:1、代某所驾车辆无号牌,且车辆不符合上路行驶的技术规范,存在明显的安全隐患;2、代某无证驾驶,且行车时没有戴安全头盔;3、代某在行驶过程中突然越过道路中线,在遇见王芬正常行驶时,采取紧急制动时操作不当,导致车辆侧翻。而王芬在事故发生时,虽然没有靠道路右侧边行驶,但也没有越过道路中线,与受害人代某的行为相比,在本案中应处于次要地位。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代某和王芬负同等责任,显失公平。(二)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后,王芬在法定期间内申请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复核,复核期间,受害人代某的家属提起诉讼,按照相应法律规定,复核程序应当终止。《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也依法失去效力。而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仍然作出维持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复核结论,程序违法。(三)事故发生后,湖北平安行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认定,王芬驾驶的电动车在代某因多方面违法致其车辆侧翻时没有与其发生碰撞,只是代某的车辆倒地一瞬间,车辆右上缘侧板与王芬的电动车相擦。因此,代某车辆侧翻致其死亡的损害后果与王芬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因此,一审判决采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及复核结论,认定王芬与代某负同等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本案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和复核结论不能作为证据采用,应由人民法院根据查明的案件事实来依法确定王芬和代某应负的民事责任大小。
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被王芬赔偿王西娥五人因此次交通事故所受经济损失124891.66元;2、王芬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9月8日,王西娥五人的亲属代某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无号牌三轮摩托车,沿天门市麻洋镇关羽大道由北向南行驶,9时许行至事故地段,遇王芬驾驶的欧派牌二轮电动车由南向北驶来,两车在相互避让过程中在道路中间相擦撞,造成两车受损,代某、王芬倒地受伤。随后代某被送往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抢救期间,花去医疗费3700.08元。2017年9月18日,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公交认字[2017]第1040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代某与王芬负该事故的同等责任。王芬不服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向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申请复核,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于2017年10月9日作出鄂公交复字[2017]第06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复核结论,维持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公交认字[2017]第1040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代某系湖北省天门市农村居民,事故发生时,代某已年满66周岁。据湖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统计,2017年度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51415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年收入为12725元,农、林、牧、渔业年平均工资收入31462元,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年平均工资收入32677元,参照湖北省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确定住院伙食补助费为每人每天50元。据此,王西娥等五人因此次交通事故损失误工费86.20元(31462元÷365天×1天),护理费89.53元(32677元÷365天×1天),住院伙食补助费50元(50元×1天),丧葬费25707.50元(51415元÷12月×6月),死亡赔偿金178150元[12725元×(20年-6年)]。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一起因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而引发的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代某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件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具有安全隐患的无号牌三轮摩托车,未安全驾驶,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等级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第十九条第一款“驾驶机动车,应当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第二十一条“驾驶人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第二十二条第一款“机动车驾驶人应当遵守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之规定;王芬驾驶二轮电动车在道路的中间行驶,没有靠道路边行驶,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六条“根据道路条件和通行需要,道路划分为机动车道、非机动车道和人行道的,机动车在道路中间通行,非机动车和行人在道路两侧通行”之规定,双方的交通违法行为是造成该起交通事故的同等过错,代某与王芬应负事故的同等责任。代某的死亡给王西娥等五人造成精神上的损害,但其要求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的诉请过高,依法调整为10000元,王西娥五人诉请的交通费2000元过高,依法酌定1000元。综上,王西娥等五人因此次交通事故损失医疗费3700.08元、误工费86.20元、护理费89.5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0元、丧葬费25707.50元、死亡赔偿金178150元、交通费1000、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218783.31元。根据<湖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四十九条关于“非机动车、行人负事故同等责任的,机动车一方承担百分之六十的赔偿责任”之规定,王芬应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87513.32元(218783.31元×40%),故对王西娥等五人要求王芬赔偿因此次交通事故所受经济损失共计87513.32元的诉讼请求,依法予以支持,对超出部分,依法不予支持。王芬辩称,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所划分的责任显失公平,代某应负事故主要责任,王芬应负事故次要责任,但王芬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实,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其辩称意见依法不予采纳。判决:一、王芬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等各项经济损失87513.32元;二、驳回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查明:2017年9月18日,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公交认字[2017]第1040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代某与王芬负该事故的同等责任。王芬不服,在法定期限内向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申请复核。2017年9月20日,王西娥等五人提起本案诉讼。
经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事故处理大队委托,湖北平安行道路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于2017年9月11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载明:受害人代某驾驶的无号建设牌正三轮摩托车,整车制动性能不符合国标规定的技术要求。无号建设牌正三轮摩托车在由北向南沿路中行至事发地点,在偏左避让对向也靠路中驶来的欧派牌两轮电动车过程中,引发其车体向右翻覆,造成几乎倒地的正三轮摩托车车厢右栏板上缘与向左躲闪的王芬驾驶的两轮电动车右后下侧发生擦撞并作顺时针偏摆,导致代某受伤致死的损害后果发生。
上述事实,均有相应证据材料在卷证实。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其他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判决采信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对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复核结论,认定王芬和代某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负同等责任是否正确。对于该争议焦点,本院评判如下:
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后,王芬不服,依法向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申请复核;同时,王西娥等五人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三款的规定,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应当终止复核。本案的交通事故责任大小,应由人民法院根据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来予以认定。而湖北省公安交通管理局仍然作出维持天门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复核结论,程序违法。一审判决对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和复核结论予以采信,适用法律错误。
受害人代某无证驾驶无号牌且整车制动性能不符合国标规定的技术要求的正三轮摩托车上路行驶,行驶时亦未戴安全头盔,在遇到相向靠路中行驶的王芬驾驶的电动车时,偏左避让,引发车体向右翻覆,造成几乎倒地的正三轮摩托车车厢右栏板上缘与向左躲闪的王芬驾驶的两轮电动车右后下侧发生擦撞并作顺时针偏摆,导致代某受伤致死的损害后果发生。在该事故中,代某无有效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机件不符合安全技术标准具有安全隐患的无号牌三轮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王芬驾驶二轮电动车在道路的中间行驶,没有靠路边行驶,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本院依法认定代某存在主要过错,王芬存在次要过错。对于代某因交通事故致死造成的经济损失208783.31元,本院依法酌定王芬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62634.99元;因代某死亡给王西娥等五人造成精神损害,本院依法酌定王芬向王西娥等五人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两项合计72634.99元。王芬认为一审判决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错误的上诉理由成立,但认为其应按照20%的责任比例予以赔偿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王芬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第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湖北省天门市人民法院(2017)鄂9006民初1995号民事判决;
二、王芬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72634.99元;
三、驳回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400元,由王芬负担800元,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负担6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400元,由王芬负担600元,王西娥、代超、代赵寒、代赵亚、代艳芬负担8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程身龙
审判员  苏 哲
审判员  颜 鹏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二日
书记员  谢 京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选择我们,你不可能拒绝..
·甬温线特大交通事故满一..
·京沪高铁被召回动车恢复..
·妻患精神病夫三诉离婚 ..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
·以买卖等方式转让拼装的..
·北京市各车管所联系电话..
·民事起诉状(交通事故致..
·中山大学禁止外来车辆入..
·因工伤发生的下列费用,..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